•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散文 >> 内容

    我经历的“断舍离”

    时间:2018/10/20 11:38:15

      核心提示: 河南/肖静 站在电梯口,看着上和下的两个显示屏全部亮着红灯,我一脸茫然,转头看看空无一物的酒店专用行李推车,我恍然:应该上楼。 这是一月份以来第四次换宿舍了,推着车子往返三、四趟,结果成功把自己往返...

    河南/肖静

    站在电梯口,看着上和下的两个显示屏全部亮着红灯,我一脸茫然,转头看看空无一物的酒店专用行李推车,我恍然:应该上楼。

    这是一月份以来第四次换宿舍了,推着车子往返三、四趟,结果成功把自己往返糊涂了,不知道是该上楼还是下楼了。原谅我的糊涂吧!因为我在回味很久以前看到的山下英子写的家庭生活类著作《断舍离》,真想告诉作者,书中想要教给读者的“断舍离”明明多搬几次家就可以做到的!

    书中以最能感同身受的家居整理为切入口来阐述这个题目的意义:断=不买、不收取不需要的东西;舍=处理掉堆放在家里没用的东西,离=舍弃对物质的迷恋,让自己处于宽敞舒适,自由自在的空间。对照书中给的解释,回想自己一年来的经历,感叹一句:我这断舍离的一年呀!

    不惑之年的我收拾行囊,割断了工作二十多年单位的脐带,来到两千公里外的南海边,割断的阵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影响着我,像是留下后遗症一样,对原单位的消息关心且敏感。也许,那个工作二十多年的地方就像是母亲的子宫,一直无私地孕育着我,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我成熟的机会,然后放手,给我独立和自由。

    是我不再需要这个孕育我的地方?还是这个地方不再需要我?也许,都有吧!我需要用割断来成就更好的自己,这个地方需要用割断来减负,轻装上阵,再次启航。

    割断了脐带,就意味着舍弃了早就形成的舒适区,舍弃了共事二十余年的伙伴,舍弃了熟悉的专业,不单单是舍弃,还将曾经的舒适区打破、打烂、擦拭掉,不想给自己留下不舍回头的机会。

    毕竟工作二十多年,环境熟悉,工作熟练,周围的人相互都摸透了脾气秉性,谁的工作能力如何,工作交给谁会更放心,谁说的话是开玩笑,哪个的心思更多些等等,这些人情世故构成了大家共同的舒适区。大家都将姿势调整到最舒服的位置,然后形成一个小小的社会,相互监督、警醒着对方,监督有谁跳出舒适区想要搞破坏,警醒谁又添了新的毛病需要大家去适应。

    这样的舒适区估计谁都会有,不同的只是舒适程度而已。而我,却要重新建立新的舒适区。

    舍弃了舒适区,就离开了伙伴。伙伴是可以工作,又可以玩耍的,共同建立舒适区的才叫伙伴,可以一起爬高上低、浑身油和汗,可以一起翻墙偷玉米来烧烤。这样的伙伴不是一朝一夕找到的,不是一天两天能够磨合好的。每天,人们要有八个小时的时间和伙伴在一起工作,占掉了生命的三分之一,舒适区的舒适度直接影响心情和身体,伙伴的选择显得尤为重要。

    这一年来,我经历了割断脐带的痛、舍弃舒适区的哀、离开了伙伴的悲,将自己置身于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无论从饮食习惯、文化背景、风土人情等等,都需要用“断舍离”的概念和勇气来面对,并且坦然处之。

    看完《断舍离》这本书有一阵子了,精髓的部分却是我站在电梯口茫然的时候领悟到的,想着还有一屋子杂乱的行囊,我只想赶快撸起袖子翻拣出不需要、用不上的东西,然后把它们一股脑儿扔掉。

    电梯的门打开了,我推着行李车走进去,按下十一楼的按钮,去往“断舍离”的路上。

    作者:肖静 来源:人民日报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 上一篇:煮秋
  • 下一篇:家小户小日子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永杰 电话:13691456693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