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爆料 >> 内容

    湖南浏阳:400余年古建筑遭强拆成废墟

    时间:2018/6/23 13:56:57

      核心提示:400余年古建筑成废墟(李芳森摄)人民网浏阳6月23日电 (李芳森 万丽君) “谭嗣同位于湖南省浏阳市浦梓港的祖祠谭氏家庙遭遇强拆。”日前,一则“谭氏家庙”被强拆的消息在网上发布,舆论迅速发酵。 ...

         400余年古建筑成废墟(李芳森 摄)

    人民网浏阳6月23日电 (李芳森 万丽君) “谭嗣同位于湖南省浏阳市浦梓港的祖祠谭氏家庙遭遇强拆。”日前,一则“谭氏家庙”被强拆的消息在网上发布,舆论迅速发酵。

    6月19日,谭氏祠堂所在地荷花街道发布声明,称浏阳市文物管理局对浦梓港谭氏与梅花巷谭氏(谭嗣同先祖)之间渊源关系进行了详细考查、论证,证明浦梓港谭氏家庙并非谭嗣同祖祠。由此却引发了网友的又一轮质疑:有着400年历史的祠堂,即使不与谭嗣同有关,也是珍贵的古建筑,怎么能说拆就拆?

    6月20日,人民网记者来到浏阳实地采访,探寻这所有着数百年历史的谭氏祠堂。

    存惑:拆迁问题已持续多年 现只剩一地瓦砾

    从长沙至浏阳,不到一小时车程,从浏阳收费站径直行驶几公里,便来到这座谭氏祠堂所在地,浏阳市荷花街道浦梓港。而祠堂之外,一道长逾一公里的围墙横亘在祠堂外围。

    “谭氏祠堂从我出生起就一直存在。”离祠堂只有一河之遥的当地村民回忆。“祠堂以前面积有6亩多,每逢清明,就会有整车整车的谭氏后人来祭拜。”

    “几天前,祠堂附近聚集了百来号人,不一会儿就拆掉了。”据村民回忆,祠堂的拆迁问题已经持续多年,但因为谭氏族人多次阻止、上访,一直未能成功。

    绕过围墙,经过当地村民的菜园,便来到谭氏祠堂旧址,只剩下占地约200平方米的瓦砾,和废墟中隐约可现的祈福红纸。

    “历史这么久的老建筑,怎么说拆就拆了?”村民担忧的说,“祠堂里一直都有人住着,不知道拆掉之后,他们能住在哪里。”

    历史:建于明代 后成为居民私宅

    据《浏阳县志》《浏阳乡土志》等资料显示,谭氏祠堂始建于明代嘉靖二十三年甲辰孟夏,兴毁多次,现存祠宇为清光绪年间重建,后不少村民居住其内。

    “谁家建房或是家中缺个什么东西,就直接来祠堂拆。”杨辉介绍,自上世纪末开始,便有不少村民来祠堂拆砖建房,让这所历经400多年风雨的古建筑更加飘摇。

    土地改革期间,谭氏祠堂被分配给当地农户李耀国、谭景宇等十户人家居住。1992年,在农村集体土地普查时,荷花乡人民政府办理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李耀国、谭景宇等十户居民成为合法房屋产权人。

    2013年下半年,浏阳市启动“一河两岸”及浦梓港棚户区改造项目,便涉及谭氏祠堂所在地,在内居住的多位户主签订了依法拆迁协议。2014年2月,户主租赁的一台挖机开进祠堂,将其后栋捣毁,后被谭氏族人发现,现场聚集百余人阻止拆迁。

    随着时代发展,谭氏祠堂内,不少居民相继搬离,至2018年6月,只有胡月林一户仍在居住。

    根据荷花街道办事处出具的资料显示,胡月林于2014年7月与浏阳市拆迁事务所签订了房屋拆迁协议,但因与谭氏祠堂族人沟通不畅,一直未将房屋拆除。

    今年2月,胡月林委托浏阳市红星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将其位于谭氏祠堂的房屋拆除。双方签订的合同显示,红星建筑劳务有限公司须在2018年8月1日前,将房屋全部拆除完毕。6月13日,胡月林的房屋被拆除,谭氏祠堂也全部化为废墟。

    认定:残损严重 非不可移动文物

    “谭氏宗祠因年久失修及住户随意改建,残损较为严重。” 荷花街道党工委副书记杨辉介绍,此前勘察发现,宗祠内后栋后部封火墙已拆除,主体柱间木板墙和雕花隔扇门损毁殆尽,被红砖、水泥砖间墙所取代。

    同时,主体前阶檐处起搭建有饲养家禽的临时棚舍,西侧附属建筑荡然无存,被80年代新建的砖混楼房所挤占,天井下西侧处还砌筑有4米多高的砖混水塔。

    “浦梓港谭氏祠堂虽始建于嘉靖年间,但并未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杨辉介绍,浏阳市文物管理局曾多次聘请省、长沙市文物专家就“谭氏家庙文物认定问题”召开专题论证会议。

    2014年8月,湖南省文物局给出的《浏阳浦梓港谭氏家庙文物保护及认定问题的考证答复》为:鉴于浦梓港谭氏家庙残损严重,剩余面积不足200平方米,主体建筑保存不完整,建筑格局已被破坏,体现艺术价值的建筑构件消失殆尽,按照第三次全国不可移动文物普查文物认定标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和《文物认定管理办法》,会议决定对保存不全的谭氏家庙不予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

    “未被认定为文物,谭氏祠堂就是户主的私宅。”对于网上的争议,杨辉也很无奈,“我们无法争取资金进行修缮和保护,更无法阻止在内的户主拆掉自己的私宅。”

    “谭氏祠堂所在土地用途,暂时还未进行规划,可能会用作广场、幼儿园等公共设施建设。”杨辉说,近三年来,浏阳市政府在文物保护投入上逐年增加:2016年6887万元,2017年7860万元,今年因争取上级项目多,预计达2.5亿元。文庙,谭嗣同故居,桃树湾,锦授堂,文家市里仁学校,耀邦故居,王震故居,李白故居等文物保护单位均施行大修。

    “谭氏祠堂,并未收录在《浏阳市古建筑遗存录》。” 浏阳市政协委员杨广泉说,在浏阳,像这样的祠堂数量较多,考虑到产权问题复杂,一般都是家族内部修缮与保护,但谭氏宗祠因为缺乏有效保护,已经在危房之列。


         废墟被围墙阻拦(李芳森 摄)

    人民网浏阳6月23日电 (李芳森 万丽君) “谭嗣同位于湖南省浏阳市浦梓港的祖祠谭氏家庙遭遇强拆。”日前,一则“谭氏家庙”被强拆的消息在网上发布,舆论迅速发酵。

    6月19日,谭氏祠堂所在地荷花街道发布声明,称浏阳市文物管理局对浦梓港谭氏与梅花巷谭氏(谭嗣同先祖)之间渊源关系进行了详细考查、论证,证明浦梓港谭氏家庙并非谭嗣同祖祠。由此却引发了网友的又一轮质疑:有着400年历史的祠堂,即使不与谭嗣同有关,也是珍贵的古建筑,怎么能说拆就拆?

    6月20日,人民网记者来到浏阳实地采访,探寻这所有着数百年历史的谭氏祠堂。

    存惑:拆迁问题已持续多年 现只剩一地瓦砾

    从长沙至浏阳,不到一小时车程,从浏阳收费站径直行驶几公里,便来到这座谭氏祠堂所在地,浏阳市荷花街道浦梓港。而祠堂之外,一道长逾一公里的围墙横亘在祠堂外围。

    “谭氏祠堂从我出生起就一直存在。”离祠堂只有一河之遥的当地村民回忆。“祠堂以前面积有6亩多,每逢清明,就会有整车整车的谭氏后人来祭拜。”

    “几天前,祠堂附近聚集了百来号人,不一会儿就拆掉了。”据村民回忆,祠堂的拆迁问题已经持续多年,但因为谭氏族人多次阻止、上访,一直未能成功。

    绕过围墙,经过当地村民的菜园,便来到谭氏祠堂旧址,只剩下占地约200平方米的瓦砾,和废墟中隐约可现的祈福红纸。

    “历史这么久的老建筑,怎么说拆就拆了?”村民担忧的说,“祠堂里一直都有人住着,不知道拆掉之后,他们能住在哪里。”

    历史:建于明代 后成为居民私宅

    据《浏阳县志》《浏阳乡土志》等资料显示,谭氏祠堂始建于明代嘉靖二十三年甲辰孟夏,兴毁多次,现存祠宇为清光绪年间重建,后不少村民居住其内。

    “谁家建房或是家中缺个什么东西,就直接来祠堂拆。”杨辉介绍,自上世纪末开始,便有不少村民来祠堂拆砖建房,让这所历经400多年风雨的古建筑更加飘摇。

    土地改革期间,谭氏祠堂被分配给当地农户李耀国、谭景宇等十户人家居住。1992年,在农村集体土地普查时,荷花乡人民政府办理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李耀国、谭景宇等十户居民成为合法房屋产权人。

    2013年下半年,浏阳市启动“一河两岸”及浦梓港棚户区改造项目,便涉及谭氏祠堂所在地,在内居住的多位户主签订了依法拆迁协议。2014年2月,户主租赁的一台挖机开进祠堂,将其后栋捣毁,后被谭氏族人发现,现场聚集百余人阻止拆迁。

    随着时代发展,谭氏祠堂内,不少居民相继搬离,至2018年6月,只有胡月林一户仍在居住。

    根据荷花街道办事处出具的资料显示,胡月林于2014年7月与浏阳市拆迁事务所签订了房屋拆迁协议,但因与谭氏祠堂族人沟通不畅,一直未将房屋拆除。

    今年2月,胡月林委托浏阳市红星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将其位于谭氏祠堂的房屋拆除。双方签订的合同显示,红星建筑劳务有限公司须在2018年8月1日前,将房屋全部拆除完毕。6月13日,胡月林的房屋被拆除,谭氏祠堂也全部化为废墟。

    认定:残损严重 非不可移动文物

    “谭氏宗祠因年久失修及住户随意改建,残损较为严重。” 荷花街道党工委副书记杨辉介绍,此前勘察发现,宗祠内后栋后部封火墙已拆除,主体柱间木板墙和雕花隔扇门损毁殆尽,被红砖、水泥砖间墙所取代。

    同时,主体前阶檐处起搭建有饲养家禽的临时棚舍,西侧附属建筑荡然无存,被80年代新建的砖混楼房所挤占,天井下西侧处还砌筑有4米多高的砖混水塔。

    “浦梓港谭氏祠堂虽始建于嘉靖年间,但并未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杨辉介绍,浏阳市文物管理局曾多次聘请省、长沙市文物专家就“谭氏家庙文物认定问题”召开专题论证会议。

    2014年8月,湖南省文物局给出的《浏阳浦梓港谭氏家庙文物保护及认定问题的考证答复》为:鉴于浦梓港谭氏家庙残损严重,剩余面积不足200平方米,主体建筑保存不完整,建筑格局已被破坏,体现艺术价值的建筑构件消失殆尽,按照第三次全国不可移动文物普查文物认定标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和《文物认定管理办法》,会议决定对保存不全的谭氏家庙不予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

    “未被认定为文物,谭氏祠堂就是户主的私宅。”对于网上的争议,杨辉也很无奈,“我们无法争取资金进行修缮和保护,更无法阻止在内的户主拆掉自己的私宅。”

    “谭氏祠堂所在土地用途,暂时还未进行规划,可能会用作广场、幼儿园等公共设施建设。”杨辉说,近三年来,浏阳市政府在文物保护投入上逐年增加:2016年6887万元,2017年7860万元,今年因争取上级项目多,预计达2.5亿元。文庙,谭嗣同故居,桃树湾,锦授堂,文家市里仁学校,耀邦故居,王震故居,李白故居等文物保护单位均施行大修。

    “谭氏祠堂,并未收录在《浏阳市古建筑遗存录》。” 浏阳市政协委员杨广泉说,在浏阳,像这样的祠堂数量较多,考虑到产权问题复杂,一般都是家族内部修缮与保护,但谭氏宗祠因为缺乏有效保护,已经在危房之列。


           绿树掩映下的古建筑废墟(李芳森 摄)

      人民网浏阳6月23日电 (李芳森 万丽君) “谭嗣同位于湖南省浏阳市浦梓港的祖祠谭氏家庙遭遇强拆。”日前,一则“谭氏家庙”被强拆的消息在网上发布,舆论迅速发酵。

      6月19日,谭氏祠堂所在地荷花街道发布声明,称浏阳市文物管理局对浦梓港谭氏与梅花巷谭氏(谭嗣同先祖)之间渊源关系进行了详细考查、论证,证明浦梓港谭氏家庙并非谭嗣同祖祠。由此却引发了网友的又一轮质疑:有着400年历史的祠堂,即使不与谭嗣同有关,也是珍贵的古建筑,怎么能说拆就拆?

    6月20日,人民网记者来到浏阳实地采访,探寻这所有着数百年历史的谭氏祠堂。

    存惑:拆迁问题已持续多年 现只剩一地瓦砾

    从长沙至浏阳,不到一小时车程,从浏阳收费站径直行驶几公里,便来到这座谭氏祠堂所在地,浏阳市荷花街道浦梓港。而祠堂之外,一道长逾一公里的围墙横亘在祠堂外围。

    “谭氏祠堂从我出生起就一直存在。”离祠堂只有一河之遥的当地村民回忆。“祠堂以前面积有6亩多,每逢清明,就会有整车整车的谭氏后人来祭拜。”

    “几天前,祠堂附近聚集了百来号人,不一会儿就拆掉了。”据村民回忆,祠堂的拆迁问题已经持续多年,但因为谭氏族人多次阻止、上访,一直未能成功。

    绕过围墙,经过当地村民的菜园,便来到谭氏祠堂旧址,只剩下占地约200平方米的瓦砾,和废墟中隐约可现的祈福红纸。

    “历史这么久的老建筑,怎么说拆就拆了?”村民担忧的说,“祠堂里一直都有人住着,不知道拆掉之后,他们能住在哪里。”

    历史:建于明代 后成为居民私宅

    据《浏阳县志》《浏阳乡土志》等资料显示,谭氏祠堂始建于明代嘉靖二十三年甲辰孟夏,兴毁多次,现存祠宇为清光绪年间重建,后不少村民居住其内。

    “谁家建房或是家中缺个什么东西,就直接来祠堂拆。”杨辉介绍,自上世纪末开始,便有不少村民来祠堂拆砖建房,让这所历经400多年风雨的古建筑更加飘摇。

    土地改革期间,谭氏祠堂被分配给当地农户李耀国、谭景宇等十户人家居住。1992年,在农村集体土地普查时,荷花乡人民政府办理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李耀国、谭景宇等十户居民成为合法房屋产权人。

    2013年下半年,浏阳市启动“一河两岸”及浦梓港棚户区改造项目,便涉及谭氏祠堂所在地,在内居住的多位户主签订了依法拆迁协议。2014年2月,户主租赁的一台挖机开进祠堂,将其后栋捣毁,后被谭氏族人发现,现场聚集百余人阻止拆迁。

    随着时代发展,谭氏祠堂内,不少居民相继搬离,至2018年6月,只有胡月林一户仍在居住。

    根据荷花街道办事处出具的资料显示,胡月林于2014年7月与浏阳市拆迁事务所签订了房屋拆迁协议,但因与谭氏祠堂族人沟通不畅,一直未将房屋拆除。

    今年2月,胡月林委托浏阳市红星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将其位于谭氏祠堂的房屋拆除。双方签订的合同显示,红星建筑劳务有限公司须在2018年8月1日前,将房屋全部拆除完毕。6月13日,胡月林的房屋被拆除,谭氏祠堂也全部化为废墟。

    认定:残损严重 非不可移动文物

    “谭氏宗祠因年久失修及住户随意改建,残损较为严重。” 荷花街道党工委副书记杨辉介绍,此前勘察发现,宗祠内后栋后部封火墙已拆除,主体柱间木板墙和雕花隔扇门损毁殆尽,被红砖、水泥砖间墙所取代。

    同时,主体前阶檐处起搭建有饲养家禽的临时棚舍,西侧附属建筑荡然无存,被80年代新建的砖混楼房所挤占,天井下西侧处还砌筑有4米多高的砖混水塔。

    “浦梓港谭氏祠堂虽始建于嘉靖年间,但并未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杨辉介绍,浏阳市文物管理局曾多次聘请省、长沙市文物专家就“谭氏家庙文物认定问题”召开专题论证会议。

    2014年8月,湖南省文物局给出的《浏阳浦梓港谭氏家庙文物保护及认定问题的考证答复》为:鉴于浦梓港谭氏家庙残损严重,剩余面积不足200平方米,主体建筑保存不完整,建筑格局已被破坏,体现艺术价值的建筑构件消失殆尽,按照第三次全国不可移动文物普查文物认定标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和《文物认定管理办法》,会议决定对保存不全的谭氏家庙不予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

    “未被认定为文物,谭氏祠堂就是户主的私宅。”对于网上的争议,杨辉也很无奈,“我们无法争取资金进行修缮和保护,更无法阻止在内的户主拆掉自己的私宅。”

    “谭氏祠堂所在土地用途,暂时还未进行规划,可能会用作广场、幼儿园等公共设施建设。”杨辉说,近三年来,浏阳市政府在文物保护投入上逐年增加:2016年6887万元,2017年7860万元,今年因争取上级项目多,预计达2.5亿元。文庙,谭嗣同故居,桃树湾,锦授堂,文家市里仁学校,耀邦故居,王震故居,李白故居等文物保护单位均施行大修。

    “谭氏祠堂,并未收录在《浏阳市古建筑遗存录》。” 浏阳市政协委员杨广泉说,在浏阳,像这样的祠堂数量较多,考虑到产权问题复杂,一般都是家族内部修缮与保护,但谭氏宗祠因为缺乏有效保护,已经在危房之列。


         祠堂残留的墙壁诉说着往日的辉煌(李芳森 摄)

    人民网浏阳6月23日电 (李芳森 万丽君) “谭嗣同位于湖南省浏阳市浦梓港的祖祠谭氏家庙遭遇强拆。”日前,一则“谭氏家庙”被强拆的消息在网上发布,舆论迅速发酵。

    6月19日,谭氏祠堂所在地荷花街道发布声明,称浏阳市文物管理局对浦梓港谭氏与梅花巷谭氏(谭嗣同先祖)之间渊源关系进行了详细考查、论证,证明浦梓港谭氏家庙并非谭嗣同祖祠。由此却引发了网友的又一轮质疑:有着400年历史的祠堂,即使不与谭嗣同有关,也是珍贵的古建筑,怎么能说拆就拆?

    6月20日,人民网记者来到浏阳实地采访,探寻这所有着数百年历史的谭氏祠堂。

    存惑:拆迁问题已持续多年 现只剩一地瓦砾

    从长沙至浏阳,不到一小时车程,从浏阳收费站径直行驶几公里,便来到这座谭氏祠堂所在地,浏阳市荷花街道浦梓港。而祠堂之外,一道长逾一公里的围墙横亘在祠堂外围。

    “谭氏祠堂从我出生起就一直存在。”离祠堂只有一河之遥的当地村民回忆。“祠堂以前面积有6亩多,每逢清明,就会有整车整车的谭氏后人来祭拜。”

    “几天前,祠堂附近聚集了百来号人,不一会儿就拆掉了。”据村民回忆,祠堂的拆迁问题已经持续多年,但因为谭氏族人多次阻止、上访,一直未能成功。

    绕过围墙,经过当地村民的菜园,便来到谭氏祠堂旧址,只剩下占地约200平方米的瓦砾,和废墟中隐约可现的祈福红纸。

    “历史这么久的老建筑,怎么说拆就拆了?”村民担忧的说,“祠堂里一直都有人住着,不知道拆掉之后,他们能住在哪里。”

    历史:建于明代 后成为居民私宅

    据《浏阳县志》《浏阳乡土志》等资料显示,谭氏祠堂始建于明代嘉靖二十三年甲辰孟夏,兴毁多次,现存祠宇为清光绪年间重建,后不少村民居住其内。

    “谁家建房或是家中缺个什么东西,就直接来祠堂拆。”杨辉介绍,自上世纪末开始,便有不少村民来祠堂拆砖建房,让这所历经400多年风雨的古建筑更加飘摇。

    土地改革期间,谭氏祠堂被分配给当地农户李耀国、谭景宇等十户人家居住。1992年,在农村集体土地普查时,荷花乡人民政府办理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李耀国、谭景宇等十户居民成为合法房屋产权人。

    2013年下半年,浏阳市启动“一河两岸”及浦梓港棚户区改造项目,便涉及谭氏祠堂所在地,在内居住的多位户主签订了依法拆迁协议。2014年2月,户主租赁的一台挖机开进祠堂,将其后栋捣毁,后被谭氏族人发现,现场聚集百余人阻止拆迁。

    随着时代发展,谭氏祠堂内,不少居民相继搬离,至2018年6月,只有胡月林一户仍在居住。

    根据荷花街道办事处出具的资料显示,胡月林于2014年7月与浏阳市拆迁事务所签订了房屋拆迁协议,但因与谭氏祠堂族人沟通不畅,一直未将房屋拆除。

    今年2月,胡月林委托浏阳市红星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将其位于谭氏祠堂的房屋拆除。双方签订的合同显示,红星建筑劳务有限公司须在2018年8月1日前,将房屋全部拆除完毕。6月13日,胡月林的房屋被拆除,谭氏祠堂也全部化为废墟。

    认定:残损严重 非不可移动文物

    “谭氏宗祠因年久失修及住户随意改建,残损较为严重。” 荷花街道党工委副书记杨辉介绍,此前勘察发现,宗祠内后栋后部封火墙已拆除,主体柱间木板墙和雕花隔扇门损毁殆尽,被红砖、水泥砖间墙所取代。

    同时,主体前阶檐处起搭建有饲养家禽的临时棚舍,西侧附属建筑荡然无存,被80年代新建的砖混楼房所挤占,天井下西侧处还砌筑有4米多高的砖混水塔。

    “浦梓港谭氏祠堂虽始建于嘉靖年间,但并未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杨辉介绍,浏阳市文物管理局曾多次聘请省、长沙市文物专家就“谭氏家庙文物认定问题”召开专题论证会议。

    2014年8月,湖南省文物局给出的《浏阳浦梓港谭氏家庙文物保护及认定问题的考证答复》为:鉴于浦梓港谭氏家庙残损严重,剩余面积不足200平方米,主体建筑保存不完整,建筑格局已被破坏,体现艺术价值的建筑构件消失殆尽,按照第三次全国不可移动文物普查文物认定标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和《文物认定管理办法》,会议决定对保存不全的谭氏家庙不予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

    “未被认定为文物,谭氏祠堂就是户主的私宅。”对于网上的争议,杨辉也很无奈,“我们无法争取资金进行修缮和保护,更无法阻止在内的户主拆掉自己的私宅。”

    “谭氏祠堂所在土地用途,暂时还未进行规划,可能会用作广场、幼儿园等公共设施建设。”杨辉说,近三年来,浏阳市政府在文物保护投入上逐年增加:2016年6887万元,2017年7860万元,今年因争取上级项目多,预计达2.5亿元。文庙,谭嗣同故居,桃树湾,锦授堂,文家市里仁学校,耀邦故居,王震故居,李白故居等文物保护单位均施行大修。

    “谭氏祠堂,并未收录在《浏阳市古建筑遗存录》。” 浏阳市政协委员杨广泉说,在浏阳,像这样的祠堂数量较多,考虑到产权问题复杂,一般都是家族内部修缮与保护,但谭氏宗祠因为缺乏有效保护,已经在危房之列。


         谭氏祠堂拆前旧貌(浏阳市委宣传部供图)

    人民网浏阳6月23日电 (李芳森 万丽君) “谭嗣同位于湖南省浏阳市浦梓港的祖祠谭氏家庙遭遇强拆。”日前,一则“谭氏家庙”被强拆的消息在网上发布,舆论迅速发酵。

    6月19日,谭氏祠堂所在地荷花街道发布声明,称浏阳市文物管理局对浦梓港谭氏与梅花巷谭氏(谭嗣同先祖)之间渊源关系进行了详细考查、论证,证明浦梓港谭氏家庙并非谭嗣同祖祠。由此却引发了网友的又一轮质疑:有着400年历史的祠堂,即使不与谭嗣同有关,也是珍贵的古建筑,怎么能说拆就拆?

    6月20日,人民网记者来到浏阳实地采访,探寻这所有着数百年历史的谭氏祠堂。

    存惑:拆迁问题已持续多年 现只剩一地瓦砾

    从长沙至浏阳,不到一小时车程,从浏阳收费站径直行驶几公里,便来到这座谭氏祠堂所在地,浏阳市荷花街道浦梓港。而祠堂之外,一道长逾一公里的围墙横亘在祠堂外围。

    “谭氏祠堂从我出生起就一直存在。”离祠堂只有一河之遥的当地村民回忆。“祠堂以前面积有6亩多,每逢清明,就会有整车整车的谭氏后人来祭拜。”

    “几天前,祠堂附近聚集了百来号人,不一会儿就拆掉了。”据村民回忆,祠堂的拆迁问题已经持续多年,但因为谭氏族人多次阻止、上访,一直未能成功。

    绕过围墙,经过当地村民的菜园,便来到谭氏祠堂旧址,只剩下占地约200平方米的瓦砾,和废墟中隐约可现的祈福红纸。

    “历史这么久的老建筑,怎么说拆就拆了?”村民担忧的说,“祠堂里一直都有人住着,不知道拆掉之后,他们能住在哪里。”

    历史:建于明代 后成为居民私宅

    据《浏阳县志》《浏阳乡土志》等资料显示,谭氏祠堂始建于明代嘉靖二十三年甲辰孟夏,兴毁多次,现存祠宇为清光绪年间重建,后不少村民居住其内。

    “谁家建房或是家中缺个什么东西,就直接来祠堂拆。”杨辉介绍,自上世纪末开始,便有不少村民来祠堂拆砖建房,让这所历经400多年风雨的古建筑更加飘摇。

    土地改革期间,谭氏祠堂被分配给当地农户李耀国、谭景宇等十户人家居住。1992年,在农村集体土地普查时,荷花乡人民政府办理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李耀国、谭景宇等十户居民成为合法房屋产权人。

    2013年下半年,浏阳市启动“一河两岸”及浦梓港棚户区改造项目,便涉及谭氏祠堂所在地,在内居住的多位户主签订了依法拆迁协议。2014年2月,户主租赁的一台挖机开进祠堂,将其后栋捣毁,后被谭氏族人发现,现场聚集百余人阻止拆迁。

    随着时代发展,谭氏祠堂内,不少居民相继搬离,至2018年6月,只有胡月林一户仍在居住。

    根据荷花街道办事处出具的资料显示,胡月林于2014年7月与浏阳市拆迁事务所签订了房屋拆迁协议,但因与谭氏祠堂族人沟通不畅,一直未将房屋拆除。

    今年2月,胡月林委托浏阳市红星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将其位于谭氏祠堂的房屋拆除。双方签订的合同显示,红星建筑劳务有限公司须在2018年8月1日前,将房屋全部拆除完毕。6月13日,胡月林的房屋被拆除,谭氏祠堂也全部化为废墟。

    认定:残损严重 非不可移动文物

    “谭氏宗祠因年久失修及住户随意改建,残损较为严重。” 荷花街道党工委副书记杨辉介绍,此前勘察发现,宗祠内后栋后部封火墙已拆除,主体柱间木板墙和雕花隔扇门损毁殆尽,被红砖、水泥砖间墙所取代。

    同时,主体前阶檐处起搭建有饲养家禽的临时棚舍,西侧附属建筑荡然无存,被80年代新建的砖混楼房所挤占,天井下西侧处还砌筑有4米多高的砖混水塔。

    “浦梓港谭氏祠堂虽始建于嘉靖年间,但并未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杨辉介绍,浏阳市文物管理局曾多次聘请省、长沙市文物专家就“谭氏家庙文物认定问题”召开专题论证会议。

    2014年8月,湖南省文物局给出的《浏阳浦梓港谭氏家庙文物保护及认定问题的考证答复》为:鉴于浦梓港谭氏家庙残损严重,剩余面积不足200平方米,主体建筑保存不完整,建筑格局已被破坏,体现艺术价值的建筑构件消失殆尽,按照第三次全国不可移动文物普查文物认定标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和《文物认定管理办法》,会议决定对保存不全的谭氏家庙不予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

    “未被认定为文物,谭氏祠堂就是户主的私宅。”对于网上的争议,杨辉也很无奈,“我们无法争取资金进行修缮和保护,更无法阻止在内的户主拆掉自己的私宅。”

    “谭氏祠堂所在土地用途,暂时还未进行规划,可能会用作广场、幼儿园等公共设施建设。”杨辉说,近三年来,浏阳市政府在文物保护投入上逐年增加:2016年6887万元,2017年7860万元,今年因争取上级项目多,预计达2.5亿元。文庙,谭嗣同故居,桃树湾,锦授堂,文家市里仁学校,耀邦故居,王震故居,李白故居等文物保护单位均施行大修。

    “谭氏祠堂,并未收录在《浏阳市古建筑遗存录》。” 浏阳市政协委员杨广泉说,在浏阳,像这样的祠堂数量较多,考虑到产权问题复杂,一般都是家族内部修缮与保护,但谭氏宗祠因为缺乏有效保护,已经在危房之列。


         谭氏祠堂拆前实景(浏阳市委宣传部供图)

    人民网浏阳6月23日电 (李芳森 万丽君) “谭嗣同位于湖南省浏阳市浦梓港的祖祠谭氏家庙遭遇强拆。”日前,一则“谭氏家庙”被强拆的消息在网上发布,舆论迅速发酵。

    6月19日,谭氏祠堂所在地荷花街道发布声明,称浏阳市文物管理局对浦梓港谭氏与梅花巷谭氏(谭嗣同先祖)之间渊源关系进行了详细考查、论证,证明浦梓港谭氏家庙并非谭嗣同祖祠。由此却引发了网友的又一轮质疑:有着400年历史的祠堂,即使不与谭嗣同有关,也是珍贵的古建筑,怎么能说拆就拆?

    6月20日,人民网记者来到浏阳实地采访,探寻这所有着数百年历史的谭氏祠堂。

    存惑:拆迁问题已持续多年 现只剩一地瓦砾

    从长沙至浏阳,不到一小时车程,从浏阳收费站径直行驶几公里,便来到这座谭氏祠堂所在地,浏阳市荷花街道浦梓港。而祠堂之外,一道长逾一公里的围墙横亘在祠堂外围。

    “谭氏祠堂从我出生起就一直存在。”离祠堂只有一河之遥的当地村民回忆。“祠堂以前面积有6亩多,每逢清明,就会有整车整车的谭氏后人来祭拜。”

    “几天前,祠堂附近聚集了百来号人,不一会儿就拆掉了。”据村民回忆,祠堂的拆迁问题已经持续多年,但因为谭氏族人多次阻止、上访,一直未能成功。

    绕过围墙,经过当地村民的菜园,便来到谭氏祠堂旧址,只剩下占地约200平方米的瓦砾,和废墟中隐约可现的祈福红纸。

    “历史这么久的老建筑,怎么说拆就拆了?”村民担忧的说,“祠堂里一直都有人住着,不知道拆掉之后,他们能住在哪里。”

    历史:建于明代 后成为居民私宅

    据《浏阳县志》《浏阳乡土志》等资料显示,谭氏祠堂始建于明代嘉靖二十三年甲辰孟夏,兴毁多次,现存祠宇为清光绪年间重建,后不少村民居住其内。

    “谁家建房或是家中缺个什么东西,就直接来祠堂拆。”杨辉介绍,自上世纪末开始,便有不少村民来祠堂拆砖建房,让这所历经400多年风雨的古建筑更加飘摇。

    土地改革期间,谭氏祠堂被分配给当地农户李耀国、谭景宇等十户人家居住。1992年,在农村集体土地普查时,荷花乡人民政府办理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李耀国、谭景宇等十户居民成为合法房屋产权人。

    2013年下半年,浏阳市启动“一河两岸”及浦梓港棚户区改造项目,便涉及谭氏祠堂所在地,在内居住的多位户主签订了依法拆迁协议。2014年2月,户主租赁的一台挖机开进祠堂,将其后栋捣毁,后被谭氏族人发现,现场聚集百余人阻止拆迁。

    随着时代发展,谭氏祠堂内,不少居民相继搬离,至2018年6月,只有胡月林一户仍在居住。

    根据荷花街道办事处出具的资料显示,胡月林于2014年7月与浏阳市拆迁事务所签订了房屋拆迁协议,但因与谭氏祠堂族人沟通不畅,一直未将房屋拆除。

    今年2月,胡月林委托浏阳市红星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将其位于谭氏祠堂的房屋拆除。双方签订的合同显示,红星建筑劳务有限公司须在2018年8月1日前,将房屋全部拆除完毕。6月13日,胡月林的房屋被拆除,谭氏祠堂也全部化为废墟。

    认定:残损严重 非不可移动文物

    “谭氏宗祠因年久失修及住户随意改建,残损较为严重。” 荷花街道党工委副书记杨辉介绍,此前勘察发现,宗祠内后栋后部封火墙已拆除,主体柱间木板墙和雕花隔扇门损毁殆尽,被红砖、水泥砖间墙所取代。

    同时,主体前阶檐处起搭建有饲养家禽的临时棚舍,西侧附属建筑荡然无存,被80年代新建的砖混楼房所挤占,天井下西侧处还砌筑有4米多高的砖混水塔。

    “浦梓港谭氏祠堂虽始建于嘉靖年间,但并未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杨辉介绍,浏阳市文物管理局曾多次聘请省、长沙市文物专家就“谭氏家庙文物认定问题”召开专题论证会议。

    2014年8月,湖南省文物局给出的《浏阳浦梓港谭氏家庙文物保护及认定问题的考证答复》为:鉴于浦梓港谭氏家庙残损严重,剩余面积不足200平方米,主体建筑保存不完整,建筑格局已被破坏,体现艺术价值的建筑构件消失殆尽,按照第三次全国不可移动文物普查文物认定标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和《文物认定管理办法》,会议决定对保存不全的谭氏家庙不予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

    “未被认定为文物,谭氏祠堂就是户主的私宅。”对于网上的争议,杨辉也很无奈,“我们无法争取资金进行修缮和保护,更无法阻止在内的户主拆掉自己的私宅。”

    “谭氏祠堂所在土地用途,暂时还未进行规划,可能会用作广场、幼儿园等公共设施建设。”杨辉说,近三年来,浏阳市政府在文物保护投入上逐年增加:2016年6887万元,2017年7860万元,今年因争取上级项目多,预计达2.5亿元。文庙,谭嗣同故居,桃树湾,锦授堂,文家市里仁学校,耀邦故居,王震故居,李白故居等文物保护单位均施行大修。

    “谭氏祠堂,并未收录在《浏阳市古建筑遗存录》。” 浏阳市政协委员杨广泉说,在浏阳,像这样的祠堂数量较多,考虑到产权问题复杂,一般都是家族内部修缮与保护,但谭氏宗祠因为缺乏有效保护,已经在危房之列。

    作者:李芳森 万丽君 来源:人民网-湖南频道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理事单位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永杰  电话:13691456693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