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警示 >> 内容

    无处安放的生命

    时间:2018/10/9 19:58:53

      核心提示:---记四川宜宾高县一吸毒者的人生经历 25岁,本该是风华正茂可以恣意挥洒青春的年纪。令人心痛的是,一个年轻的生命定格在了这个让人留念、羡慕却又忧伤的年轮。2018年初秋时节,备受毒品折磨的他,在妈...
            ---记四川宜宾高县一吸毒者的人生经历

    25岁,本该是风华正茂可以恣意挥洒青春的年纪。令人心痛的是,一个年轻的生命定格在了这个让人留念、羡慕却又忧伤的年轮。2018年初秋时节,备受毒品折磨的他,在妈妈的怀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爸爸的粗暴残忍,妈妈的命运多舛,随时可以“爆燃”的家庭,深深烙在心底的恐惧和自卑,被毒品“绑架”而堕入深渊的青春,廖强短暂的生命,竟然在这个大千世界里,找不到可以安放的地方……

    家庭的烙印 扭曲的性格

    廖强的妈妈林琳出生在四川和云南交界的地方。这里偏僻、落后,重男轻女的思想十分严重。林琳出生后,家里一连添了四个妹妹。受女孩长大都是人家的人,是赔钱货思想的影响,本来就贫穷的家庭根本就没有送林琳上学的想法。在这种环境中,还不到十岁的林琳,早早的就开始参与家里自己力所能及的农活。十五、六岁时,林琳就下田栽秧,上山砍柴,春播秋收,风里雨里随时都可以看见林琳在田间地头劳作的身影。哪怕是在每个月的生理期,害羞的林琳也不敢告诉爸爸妈妈。即使是整理冬田,林琳也咬紧牙关坚持了下来。让林琳没有想到的是,这样恶劣的生活环境给自己的身体埋下了灾难的种子,在给自己造成伤害的同时也害了自己的孩子。林琳刚满18岁那年,经媒人撮合,收到一笔彩礼钱的爸爸妈妈,把她嫁给高县城乡结合部一个手艺人为妻。一进男方的家门,第一次看到比自己大了差不多十岁的老公,林琳的心都凉了。尽管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历来就听话的林琳还是乖乖地留了下来。新婚之夜,由于没有见红,老公认为自己花了彩礼钱,娶到的不是处女,打心里对林琳有了极大的厌恶感,当夜就叫林琳滚回娘家去。任林琳怎么解释是因为长期的大强度劳作致使处女膜破裂,固执暴戾的老公就是不相信她的话。第二天开始,老公白天莫名其妙的找茬、谩骂,林琳可以装作没听见。可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关上房门的老公经常性的拳脚相加和折磨,让林琳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老公恶狠狠的交涉不许把被打的事情告诉任何人的话,让逆来顺受的林琳,把眼泪和着屈辱硬生生地吞进了肚子里。怀孕期间,老公殴打林琳的频率小了一些。结婚两年后,为老公生下儿子的林琳以为有了儿子,自己的日子可能要好过一点了。后来的日子,让林琳知道那不过是自己美好的想象罢了。

    刚上幼儿园的廖强,怎么也搞不明白,爸爸妈妈为什么和其他小朋友的爸爸妈妈不一样。他们除了不会一起接送自己上幼儿园以外,爸爸还总是打骂妈妈。只要爸爸莫名其妙的一生气,家里就会在瞬间变成失火的天堂,每次看见妈妈被爸爸压在地上一阵拳打脚踢的时候,廖强只有蜷缩着自己小小的身体,睁大惊恐的眼睛,尽量把身体躲藏在床下、柜子的角落和厨房的门后。每次打架后,伤痕累累的妈妈要等爸爸出门后,才哭着找到蜷缩着颤抖的廖强。母子两人抱头痛哭的场景深深地烙在了廖强幼小的心灵里。幼年残酷的记忆中,爸爸的粗暴残忍,成了廖强童年时最恐怖的噩梦,也造就了廖强孤僻、冷漠、玩世不恭的性格。随着年龄的增长,懵懂的廖强从爸爸对妈妈的打骂中,隐约知道了爸爸对妈妈和自己的嫌弃。廖强15岁那年,不堪折磨的妈妈,终于勇敢的带着廖强离开了爸爸和他们曾经的家。

    拥抱魔鬼的代价

    离开爸爸那个家,妈妈从小乡镇倒卖蔬菜等农副产品到县城的农贸市场,从中赚取一点微弱的差价,帮助廖强完成了初中学业。由于利润太薄,母子两人举步维艰,初中毕业的廖强也不在想继续上高中,提出了要去广东打工的想法。不久,在朋友的帮助下,妈妈去了河北当保姆,廖强则去广东进了一家娱乐服务公司,成了一名打工仔。在这期间,进入青春期的廖强成了公司女工议论的对象。长大成人的廖强,继承了爸爸高大的身材和妈妈标致的长相,成了当今人们叫的那种名副其实的“小鲜肉”。工作中,廖强认真负责。生活中,廖强少言寡语,知道自己性格暴躁,就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包裹好,基本不和任何人接触。同公司里有个叫晓梅的姑娘刚满22岁,是一个来自贵州的打工妹。她人长的漂亮,对人热情周到,很受大家的欢迎。青春懵懂的廖强虽然注意了她很久,但从小就深深烙在心底的自卑,让廖强根本不敢靠近晓梅。正在廖强强忍着单相思的时候,机会来啦:公司安排他和晓梅共同负责一个项目的会务工作。几天的工作接触中,晓梅自动接近廖强,还大方的告诉廖强说,她已经悄悄喜欢他很久了。   

    和晓梅的第一次,廖强就知道她不是处女。不知道是遗传在作祟还是爸爸对自己已经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廖强在心底里对晓梅就有了深深的嫌弃。当知道晓梅还和其他男人有性交往的情况后,虽然廖强也往死里殴打晓梅,但又舍不得晓梅构筑的温柔乡。为了节约房租,廖强在心里打定了只和晓梅玩玩不会结婚的主意。同居不久,廖强就发现晓梅经常一个人躲进卫生间悄悄地吸毒。为了牢牢的拴住廖强,晓梅干脆拿出毒品让廖强尝尝,成功让廖强投入了毒品的“怀抱”染上了毒瘾。就这样,捉襟见肘的打工收入,根本无力支撑两人吸食毒品所需的毒资。为了有长久不断的毒品来源,廖强不但忘记了自己心里打定的主意,还和晓梅商量出一套从毒贩的手里购来毒品,一部分自己吸食,一部分卖给其他吸毒人员从中牟利,走上了“以贩养吸”的不归路。

    随着时间的推移,犹如魔鬼一样的毒品完全控制了廖强。臭味相投的“粉哥、粉妹”们,经常聚集在廖强和晓梅的出租房里集体吸食毒品后集体淫乱。毒瘾越来越大身体越来越差的廖强干脆辞了工作,把自己完全浸淫在毒品的世界里,坠入了吸毒、贩毒这个万劫不复的深渊。以前体重180多斤的廖强骨瘦如柴,骤减到100斤左右,低烧、腰痛、皮肤溃烂、嗜睡、昏迷等等现象的出现,严重依赖毒品的廖强知道自己已经病入膏肓,只有在吸食毒品后的短时间内,才可以在虚幻的世界里,找到自己强大的感觉,才可以忘却刻进心底的恐惧和自卑。20185月中旬,廖强再次昏迷又清醒后,知道自己已经时日不多了,才打电话给妈妈,让妈妈到广州把自己接回家中。出租房里,看到面前的廖强,林琳怎么也不相信这就是自己的儿子。擦干眼泪,林琳一路长途跋涉,把儿子带回了高县老家,2018827日,带着遗恨的廖强离开了人间。

    编后:清醒的时候,廖强断断续续把自己患病的由来,全部告诉了妈妈,还把家庭带给自己灾难式的恐惧,向妈妈进行了倾诉。听完廖强的诉说,林琳的心里五味杂陈、痛不欲生,不停地对儿子说“对不起”。廖强强烈的求生欲,让林琳坚信自己的儿子是有救的。然而,凡是看过廖强身体状况的医生,除了安慰林琳,有的就只有同情和束手无策。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为了不再有廖强这样没有地方安放生命的人,禁毒,我们任重道远!

                                              (作者/严巨清 惠敏 供稿/四川省高县公安局)

    作者:严巨清 惠敏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理事单位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永杰  电话:13691456693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